“此等罪人,不得不杀!”

“杀了他,加官进爵!”

“今日毁我郡国大典,此人必死无疑!”

“以前还以为他是个英雄,没想到却是这样一个魔头!”

“要不是郡王陛下英明神武,我们哪里会看出来他的真面目!”

瞬息之间,数十名侍卫冲到楚言近前。

盔甲下面,他们的脸,丝毫不掩饰对楚言的厌恶。

楚言这次回来,虽然本来没有打算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只是想要从楚强东口要一个说法,但是此刻见到这些侍卫望向自己的神色,依旧忍不住呼吸微微一滞。

不过很快,楚言从这种情绪解脱出来。

“我已入仙门,此次回来,只是求一个念头通达,虽然他们曾经是我需要保护的人,但是如今他们却是我的敌人,既然是敌人,那没有必要心慈手软。如果我踏仙路之后,反而变得瞻前顾后起来,那我还修什么仙,还怎么在大道更进一步!”

一念如此,楚言的心,一片清明,再无迷茫。

“不好意思,你们挡我的道了。暗影八荒拳!”

养眼靓女迷人甜笑秀气五官优雅气质户外写真图片

轰!

瞬息之间,冲过来的数十个侍卫,齐齐飞了出去。

他们每个人身钢筋铁甲,刹那之间,都被打得四分五裂,当空炸开。

不仅是盔甲,这些侍卫的身子,也在盔甲被瞬间打爆。

一眼望去,他们好似一个个鞭炮,在半空狠狠bàozhà,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大股大股浓稠的鲜血,在半空喷洒出来,如同暴雨一般倾盆落下,在地溅射出无数触目惊心的血点。

浓烈的血腥味道,顿时在现场蔓延开来。

啪嗒一声,楚言踏在血水,目光不动,继续朝远处的楚强东走去。

脚下浓稠湿滑的血水,没有对他的行动造成丝毫影响。

如雨点一般落下的血水,也没有一丝溅落到他的身。

血水快落到他身的时候,都好像触碰到一层无形的屏障,当即朝其他的方向滑落过去。

楚强东的眉头紧紧皱起,牙关紧咬,拳头紧握,指节都捏得发白“这个混蛋、野种——”

“给我死!”

这个时候,人群之一位花白胡子的老将军,猛然窜出来,手挥一柄巨斧,朝楚言的双腿横扫而来。

这个老将军楚言也认识,他很小的时候,还曾经被这个老将军高高抱起过。

可是如今——

楚言面无表情,一步踏出。

砰!

横扫而来的巨斧,顿时被楚言一脚踩进了地里。

巨大的力量,瞬间拉扯着老将军双臂脱臼,狠狠摔在地,臂骨寸寸折断,脑袋砸在地,顿时晕了过去。

楚言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径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又是数十个守卫冲出来。

楚言脚步停下,一拳轰出。

四周空气,如巨龙腾挪,巨浪翻腾,轰的一声,将所有人都打飞出去。

地面寸寸碎裂,碎砖化作一个个同心圆,朝着四周扩散开去。

数十个守卫,仿佛是一颗颗从天而降的陨石,砸落到地,击碎地面,身的盔甲都爆开,面容都带着恐惧和扭曲,再没有了声息。

继续往前,有守卫从他的背后偷偷跟过来,想要给他一击。

楚言头都不会,反手抓住对方斩来的长刀,随便一扯,连手臂带刀一齐扯了下来。

不等对方发出惨叫,楚言抓住对方的手臂,一个横扫,那手臂手抓着的长刀,顿时将这人拦腰斩成两截。

这个守卫一时间还没有死去,倒在地痛苦shēny,想要将淌出来的肠子塞回腹腔里。

不断有人冲出来,想要代表正义,制裁楚言。

但是一个个,都被楚言击倒在地。

贯通皇城城门的这条大道,此刻随着楚言的步步前行,血流成河。

血腥味浓烈得化不开,仿佛实质,叫人神魂都在颤抖,以为自己身处炼狱。

原本那群人还在大声呼喊,用最最恶毒的话咒骂着楚言,诅咒着他。

但是渐渐的,这些声音越来越小,闭嘴巴的人越来越多。

乌丝兰玛站起来,看着周围面色苍白,眼露恐惧的这群人,心只想大声告诉他们“你们这群蠢货,难道还不明白吗!楚言要是真的是你们口那种十恶不啥的魔头,你们现在这群人都要死!骂过他的人都会被杀死!他为什么没有杀你们,因为他一直是愿望的,你们到底懂不懂啊!”

乌丝兰玛握着小拳头,目光最后落到楚言的身。

从皇城城门到楚强东的龙椅,直线距离只有一百二十丈。

此时楚言已经走完大半,距离楚强东,只剩下不到四十丈。

楚强东脸的神色,已经明显不自然起来。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归来的楚言,竟然如此强大。

算是三年前的楚言,也不可能一下子杀死如此多的守卫!

要知道,这一次为了确保庆典的顺利进行,驻守皇城的守卫,可都是南元郡国真正的精锐!

可是现在,他们一群一群冲去,结果楚言都没有动用武器,靠着一双拳头,将这群人如纸片一般轰飞出去。

此刻看着楚言身后蜿蜒的尸体和血水,楚强东都感觉手臂微微有些发抖。

这是从楚言出现开始到现在,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不过楚强东此刻还算好的了,他至少还可以站在龙椅前。

像吴晓明吴公公之流,此刻都已经瘫软在地,屎尿流了一裤裆,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眼见楚言似入无人之境,继续朝自己走来,楚强东猛一咬牙,正要继续派人冲去,这个时候,距离他并不算的蓝衣男子,走了出来“郡王陛下,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吧。”

见到这蓝衣男子走出来,楚强东顿时长长松了口气,悬着的心,也在这一刻落了下来。

他咬牙切齿,望向越来越近的楚言“看来这三年时间,你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实力竟然有如此突破!不过你的好运此到头了!你算再强,能强得过万海门的修士嘛!他们可是仙人,绝非你这种凡夫俗子,可以对付的存在!”

Tags: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