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舞消停,大厅中顿时变得沉默。

乞颜真雅看了看铁木战锋,心头莫名的紧张,生怕最后功亏一篑。

纳兰皇极与叶赫千香相视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说。

实际上,大满王朝为了请动苏牧,可是耗费了巨大的代价。

曹详与任茂自顾饮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五国商会向来独立,即便大元王朝没有了,他们依然会长久的存在下去,生意照样做,歌舞照样欢乐。

大厅很安静,苏牧指关节轻轻敲击着桌子,脸上露出一抹思索的表情,而后眉头舒展,嘴角含着几分笑意。

“此事,苏某可以帮忙……”

苏牧的声音蓦然响起,铁木战锋与乞颜真雅不禁面露喜色。

顿了顿,苏牧复又道:“不过,苏某不是圣人,不会白白出手,所以真雅师妹是不是应该表示表示?苏某对师妹可是倾慕已久呢!”

“什么!?”

铁木战锋与乞颜真雅面色大变,心里腾然升起一抹怒意。

张子萱户外清新时尚写真

“苏师兄,这样乘人之危,未免太下作了!”

铁木战锋霍然起身,开口呵斥。乞颜真雅连忙将他拉住,免得双方冲突,一发不可收拾。

苏牧还未开口,曹详淡淡道:“铁木皇子此言差矣,这里是五国商会,苏公子是我们邀请来的重要贵客,在商言商,曹某认为苏公子所言并没有半点不妥之处,毕竟生意买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情我愿罢了。”

任茂亦冷冷讥笑道:“怎么?铁木皇子真以为自己空口白话,就能让别人为忙前忙后?若非苏公子的面子,们恐怕连四大仙宗的山门都进不去……怎么?现在跑到我们五国商会的地盘上耀武扬威来了?”

纳兰皇极与叶赫千香也纷纷附和,数落铁木战锋一翻。

“苏师兄……”

乞颜真雅正想求情,苏牧漠然开口道:“行了真雅师妹,们不用再说了,苏某身为圣使门徒,以为苏某还缺们那点仙石法宝吗?如果只是这些东西,们就免开尊口吧。”

“另外,今晚苏某会在此留宿一夜,们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就什么时候来找我。。”

苏牧特意将“今夜”二字说的很重,嘴角含着一丝莫名的笑意,如此暗示再明显不过。

“真雅明白。”

乞颜真雅面色苍白的点了点头,而后默默退到一旁。

铁木战锋紧握着拳头,胸口剧烈起伏,眼中怒火吞吐。如过目光可以杀人,苏牧现在恐怕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大元王朝乃五国之首,向来崇尚武力,不服就干,何曾如此窝囊过!但是眼下形势比人强,他们不得不忍让,不得不顾全大局,否则帝都沦陷,国破家亡,大元的亿万百姓被异族奴役,他们将成为大元的千古罪人。

苏牧不再理会二人,转向曹详与任茂:“对了,曹会主、任会主……吕元杰人呢?怎么还没有消息传回来?莫非出了什么意外?”

“这……应该不会的。”

曹详苦笑着摇了摇头,语气笃定道:“吕承瑞在我们手里,四大仙宗已经派出不少仙道高手缉拿吕元杰,据说这次就连皇极仙宗的强者都去了,吕元杰断然没有侥幸的可能。”

“如此便好。”

苏牧微笑着点了点头,不忘提醒道:“吕家勾结异族,吕承瑞父子更是大逆不道,此事还希望二位会主尽快处理吧,免得夜长梦多,丢了五国商会的名声。”

“是是是,苏公子教训的是。”

曹详与任茂忙不迭的点了点头,背心冷汗直冒。他们可是非常清楚朝圣山和四大仙宗的手段,一个大逆不道的帽子扣下来,他们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就在这时,地面忽然晃动,大厅中的摆设散落一地。

“嗯!?这怎么回事!?”

众人面面相觑,连忙朝着外面跑去。

“轰——”

一声巨响,天空仿佛破灭,无数流星火雨从天而降。

“不好!有人攻击帝都护阵!”

铁木战锋和乞颜真雅神情大变,只闻皇城内部战鼓声响,全城戒备,气氛肃然。

曹详心头一跳,忍不住猜测道:“难道是天门得知苏公子,派来强者提前动手!?”

周围众人面露惊容,不由自主的看向苏牧。

“大家稍安勿躁。”

苏牧虽然面色有点难看,却没有丝毫慌乱,他敢孤身前来,自然有离开的把握。

“轰——”

“轰轰轰——”

连续几次轰击,大元帝都的护阵最终崩坏。

众人目光惊惧的看着上空,只见一道流光坠下,不是落向皇城禁内,反而向着五国商会驻地而去。

“什么人,竟敢擅闯五国商会驻地!”

曹详与任茂一愣之后回过神来,心头又惊又怒。不过对方来者不善,必然有所依仗,他们二人亦不敢轻举妄动。

“谁是曹详?还有任茂?”

烟尘散开,一个淡漠的声音蓦然响起,正是卓云仙带着吕元杰日夜兼程的赶来。

当众人看到吕元杰的样子,全都愣了愣……对方好歹曾是五国商会的少主,自然有不少人认得。

“吕元杰,……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曹详与任茂面露惊喜之色,浑然忘记了一旁的卓云仙。

吕元杰厌恶的看了二人一眼,转向卓云仙道:“白鹤兄弟,他们二人就是曹详和任茂,剩下的就拜托了。”

卓云仙点了点头道:“正好他们都在,倒是省去了不少麻烦。”

说话间,卓云仙手指轻弹,两道剑芒没入曹详与任茂的体内,直接禁锢了他们的修为和神魂。

二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也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蓬!”

曹详与任茂失去了力量,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眼神惊恐的看着卓云仙,张大着嘴巴,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放肆!”

苏牧怒声呵斥,便要出手。

不管怎么说,苏牧也是曹详他们请来的客人,眼下见到二人受难,他自然不好置身事外。更何况吕元杰就在这里,倒也省去了他不少麻烦。

“鸹噪。”

卓云仙看都没看苏牧一眼,随手一翻便将对方镇压在地,半点动弹不得。

……

Tags: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