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班的营地。

上原奈落回来的时候,顺手捞了几条鱼。

或许是第七班的三个小家伙饿得狠了,漩涡鸣人都被饿醒了,他们自己解决了伙食,还给上原奈落留了一份。

宇智波佐助看到上原奈落的时候,挑了挑眉毛,轻声问道:“你终于回来了,我去周围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你的踪迹。”

“我又遇到大蛇丸了。”

上原奈落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沉重,看着第七班几个人的表情勃然变色,他心里偷笑了一阵,才继续道:“刚才他就在你们的周围欺负我们中忍考试的主考官…”

春野樱的脸色顿时吓得煞白,紧张地吞咽着自己的口水:“…主考官也没有战胜他吗?”

旁边的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的脸色也不好看。

显然大蛇丸给他们带来的阴影有点大。

上原奈落点了点头,沉声继续道:“大蛇丸可是传说中的三忍,曾经是站在木叶顶点的少数几人之一,我们这次中忍考试的主考官御手洗红豆只是他的学生。”

上原奈落想起了御手洗红豆的表现,又补充了一句:“估计还是最不成器的那个学生…”

“……”

诱捕清纯小友

第七班集体陷入了沉默。

春野樱和宇智波佐助下意识地转头看向了漩涡鸣人,显然漩涡鸣人一直都是他们集体里最不成器的那个学生。

漩涡鸣人登时暴怒地回望过去:“喂喂喂,佐助,小樱,你们两个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樱慢吞吞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异口同声地说完之后,轻轻地摇了摇头,动作出奇地一致。

“好了好了,先休息吧!”

上原奈落笑了笑,拍了拍漩涡鸣人的脑袋,轻声道:“明天你们还要继续抢夺敌人的卷轴呢!今晚谁来值夜呢?我的精神不错,晚上可以陪着他一起。”

不出上原奈落所料。

漩涡鸣人睡了一下午,自告奋勇地举起了手:“我我我…我来吧!我休息了好长时间,可以熬夜很久的!”

正当上原奈落的嘴角勾出一抹笑意的时候,旁边的春野樱反倒是摇了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鸣人,你和佐助君明天可能还要战斗,还是让我来吧!”

说完之后,春野樱还有些拘束地握着自己的拳头:“而且我今天战斗的时候也没能为你们做什么…”

上原奈落脸上的笑容渐渐有些僵硬。

春野樱这个小女生怎么回事,现在学会为队友考虑了?

宇智波佐助拍了拍鸣人的肩膀,冲着他使了一个眼色,轻声道:“鸣人,就让小樱值夜吧…”

佐助有些担心春野樱内疚,反正与其让小樱抱着歉疚组队,不如让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也能安心;漩涡鸣人唠唠叨叨了一会儿之后,也只能同意了春野樱的请求。

上原奈落满脸费解地看着春野樱。

该出头的时候不出头,不该出头的时候冒出来。

他跟春野樱一起值夜有什么用?

上原奈落是真心想和漩涡鸣人聊几句人生啊,竟然被想要承担一些责任的春野樱打乱了计划!

夜晚有些宁静。

春野樱倒是想和上原奈落多聊几句,毕竟作为一个新人忍者,春野樱还是挺愿意从前辈这里得到一些经验的。

上原不怎么想理她,因为她坏了自己的好事。

再说跟一个粉头发小姑娘有什么好聊的?要是能跟漩涡鸣人谈谈心就好了,哪怕是宇智波佐助也行啊!

春野樱的情商可能有问题,她没有察觉出来上原奈落的冷漠,只是认为实力强大的忍者都是有点儿高傲的,佐助是这一届的最强新人,平时都对自己同学爱理不理的。

“上原前辈,你们雨隐村是什么样子的啊?”

“每天都在下雨…”

“我很喜欢下雨天呢!”

春野樱的脸色微微泛红,眼神中有些憧憬道:“如果每天能和佐助君一起打着同一把伞在雨中漫步,一定会很浪漫吧?”

上原奈落有气无力地回应了一句:“我看了看你们木叶的排水,估计下一个星期的雨,木叶就会被水淹了…”

“……”

春野樱的表情顿时一滞。

不过她并没有气馁,很快就换了另一个话题:“上原前辈有喜欢的人吗?我之前见到你们小队也有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前辈…”

“……”

上原奈落慢吞吞地抬起自己的眼皮,紧盯着春野樱,吓得小姑娘的身体下意识地向后瑟缩了一下。

上原奈落望着春野樱,他的语气渐渐有些诡异:“虽然他长得比你漂亮,但是他是个男人,你的脑回路是异次元的吗?”

“抱…抱歉。”

春野樱匆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小声继续道:“那上原前辈的两个队友去哪里了呢?”

听到春野樱的话,上原奈落的目光渐渐诡异起来,仿佛看透了春野樱的心思:“等到你们三个拿到卷轴赶到中心高塔的时候,就会见到他们了。”

“是…是吗?”

春野樱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上原奈落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友善地眯起了自己的眼睛:“是你自己想要打探我的情报吗?似乎有点做忍者的样子了啊,春野樱小姐!”

“不…不是。”

春野樱连忙摇了摇头,紧张地解释道:“我只是觉得如果队友不在身边的话,前辈会不会有些不太习惯?而且前辈也救了我们呢,我怎么可能会怀疑前辈呢!”

“是这样吗?”

上原奈落俯视着春野樱,手指轻轻地动了动。

似乎他可以从春野樱这一方面旁敲侧击地尝试一下?

上原奈落沉思了一会儿之后,立刻就打算开始引导话题:“喂,春野樱小姐,我今天看到漩涡鸣人和大蛇丸战斗的时候,他的状态有点不太对。”

“嗯。”

春野樱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忧色,低下头后继续道:“我也不知道鸣人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

上原奈落的话题顿时立刻卡壳。

他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春野樱现在这种不谙世事不懂忍者的状态,好像能够完美打乱他的节奏。

辛辛苦苦想出了一堆套路,结果人家来一句我什么都不知道,直接就被一句话打懵逼了!

妈的,真是菜鸡克天才!

他这种天才忍者,遇到春野樱这种一问三不知的,除非直接泄露情报,否则这个粉头发的女生根本不会思考到别的方向去。

上原奈落感觉自己要被气死!

“前辈,你怎么了?”

春野樱看到上原奈落情绪有点儿不太好,轻声继续道:“是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上原奈落压抑着自己想骂人的冲动,转头露出了一个优雅不失礼貌的微笑:“没有,我现在想静静。”

上原奈落的心里隐隐有些忧虑感。

依照第七班这群人的智商,想要对他们用点儿套路的话,只怕有点儿不太容易。

除了宇智波佐助这人容易被套路外,漩涡鸣人和春野樱很有可能不会上钩。

不是因为他们智商太高。

而是因为现在的他们太蠢。

幸好,今晚还有些别的调剂。

上原奈落悄然打开了命运的显示功能,辉夜君麻吕和白那里还没有出什么问题,至今还没有人突破他们的防线。

哪怕是最强的我爱罗也退避三舍,带着他的哥哥姐姐在高塔外围休息,似乎在等待着机会。

大蛇丸和药师兜在私下密会。

除此以外。

猿飞日斩亲自率领大批暗部忍者和上忍们驻扎在了死亡森林之外,几乎集合了木叶大部分的精英忍者。

逃离的御手洗红豆和丸星古介先后向猿飞日斩汇报了情况,夸赞了一波上原奈落,让猿飞日斩的心里稍微有些放松。

“看起来这位雨隐村的小朋友帮了我们不少忙啊!”

猿飞日斩来的时候已经脱下了他的火影装,披上了一身战袍,他的表情依旧有些凝重:“这次中忍考试参与的盟国众多,现在不能中止,暗部和结界班要时刻监视死亡森林的异状,每个小时向我汇报一次情况!”

御手洗红豆沉声道:“可是火影大人,如果这个时候我们不进去围捕大蛇丸的话,他很快就会逃走的!”

“比起大蛇丸,维持盟国的稳定才是最重要的。”

猿飞日斩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御手洗红豆,沉声道:“等到中忍考试结束之后,我会派人继续搜捕他的踪迹。”

“火影大人。”

森乃伊比喜也跟了过来,他也开口问道:“那个上原奈落怎么处理?他可是干扰中忍考试的不安因素!”

猿飞日斩摇了摇头,轻声道:“根据卡卡西那里的消息,那个小家伙应该是雨隐村未来的首领,也是雨隐村想要在这次中忍考试宣传的天才,暂时不好对他进行处理。”

更何况,这可是唯一一个主动对木叶散发善意的人,非但他的身份重要,实力也很强大。

对于木叶而言,他们只要等到上原奈落上台之后,雨隐村就会成为木叶天然的盟友,怎么能轻易开罪?木叶还指望着雨隐村帮忙顶住西北方岩隐村的压力呢!

森乃伊比喜转头看向了旗木卡卡西,沉声道:“卡卡西,你觉得那家伙靠谱吗?”

因为伊比喜曾经被一个叛逃到雨隐村的木叶叛忍坑过,他对雨隐村实在没什么好感。

“性格上不太靠谱。”

旗木卡卡西思考了一会儿,想了想上原奈落在木叶的一举一动,轻声道:“人品上应该靠得住吧?”

“咳咳咳…”

丸星古介咳嗽了几声之后,出声回应道:“这个小家伙的性格的确很恶劣,但是为人还是可以的。”

“是个好人。”

御手洗红豆接过了话茬:“如果不是他的话,或许我就有可能死在大蛇丸的手里。”

御手洗红豆并不知道的是,就在死亡森林之内,大蛇丸和药师兜刚刚交流完他们的计划之后,又在偷偷骂她。

临走之前,大蛇丸离开又悉心叮嘱了一番药师兜:“兜,离上原奈落那个家伙远一点,不要像红豆那个白痴一样,离他太近的话,那个家伙依仗实力强大,心情阴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丧命的…”

“是,我记下了,大蛇丸大人。”

药师兜微笑着点了点头之后,望着大蛇丸渐渐消失,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脸上的笑容更浓郁了。

自己的新老板,自己还不了解?

药师兜现在想起上原奈落的时候,感觉脖子还隐隐发疼。

Tags: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