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玄开口道:“刚刚那个,是周氏集团现在的掌舵人,周氏所有的地皮,他都知道,看样子,秋先生,他并不认识你啊。”

张玄眼神漠然。

秋雨二叔满脸的质疑,“你说那是周氏集团的掌舵人就是了,我和周氏集团合作这么长时间,我不知道吗!”

张玄摇摇头,“你信不信无所谓,我只需要让该信的人相信就行了。”

说完这句话,张玄看了秋雨父亲一眼。

此刻,秋雨父亲的目光当中充满了复杂,他当然知道,刚刚那个青年,就是周氏的掌舵人。

“好了。”张玄打了个响指,“我们来说下一个问题,你,孙亮,跟林氏集团的关系,事实是什么,你们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当然,为了让你们死心,不要在这硬撑,还是让秋雨这丫头告诉你,我和林氏集团的总裁林清菡,是什么关系。”

“张哥他……”秋雨看了看自己的堂姐,“张哥他是林总的老公,这件事公司都知道。”

“什么!”

秋霜,以及孙亮的眼睛,在秋雨话音落下的时候,瞪得老大。

“你们不必震惊,多余的解释,没有必要,现在注意我的手上。”张玄拿出自己的手机,按下三个按键,“我已经输入好了报警电话,现在,你们可以选择继续留在这,让警察来处理一起诈骗案,或者立马离开,我给你们三秒的时间选择,如果你们不选,我就帮你们选第二个了。”

张玄目光扫视秋雨这些亲戚一圈,轻轻开口:“一!”

麻花辫少女的夏日回想

在张玄数出一的时候,孙亮二话没说,第一个冲出包厢,秋霜一看,也跟着跑到包厢外面。

“二。”张玄再次出声。

秋雨三姑夫妇俩对视一眼,低着头,一声没吭朝包厢外走去。

秋雨二叔夫妻俩一看,哪还敢继续待在这,赶忙夺门而出。

转眼间,整个包厢内,就剩秋雨父女,以及张玄。

看着这一瞬间就走空的包厢,秋雨父亲的脸上充满了呆滞。

而秋雨,也是眼眶红红的。

现在的他俩,怎么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这样的事情,对于秋雨父亲来说,是非常难以接受的。

刚刚那坐的,都是他的亲兄弟啊,带着血缘关系,一个娘胎里出来,从小一起玩泥巴长大的!

“叔叔,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不过有些话我还是要说,不要被所谓的亲情蒙蔽了双眼,有些时候,你以为是你最亲的人,实际上并不是那样。”张玄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你和秋雨这丫头单独待一会儿吧,有些事,得自己想开。”

张玄说完,拍了拍秋雨的肩膀,“丫头,好好劝劝你爸爸。”

张玄起身,离开包厢,替两人将包厢门关上,在张玄关门的那一瞬间,包厢内,传出一名属于成年男人的哭声。

张玄叹了口气,走到酒店前台,替秋雨父女俩把账结了后,离开这里。

漫步回家,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林清菡如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当张玄一进门,就能看到女人的背影。

“回来了,你刚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问那个问题?”林清菡坐在沙发上,修长白嫩的双腿盘在身前。

张玄将刚刚酒店发生的事给林请菡说了一遍。

对此,林清菡也只能发出叹息,秋雨家遇到这样的亲戚,她又何尝不是呢,当初王伟,为一己私欲,都想把林氏毁了。

“这丫头最近在公司的表现不错,肯努力,会学习,也勤快,你说我要不要给她升个职什么的?”林清菡问道。

张玄摇了摇头,“不用了吧,她还太年轻了,直接给她升职,引来闲话是一,对她的成长也不利,还是让多吃吃苦,磨砺一下吧。”

林清菡点了点头,“就按你说的算吧。”

对话中的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现在的林清菡,已经在一些事情上,下意识的让张玄来做决定了。

张玄给自己倒了杯茶,又将林清菡的茶杯续满,坐在沙发上,陪林清菡一起看着电视剧。

林清菡用余光不停地看着身边的张玄,随后有些试探性的开口:“老公,你今天给秋雨说,我在家都听你的,你想要这样的生活吗?”

“呃。”张玄顿时一脸尴尬,他刚刚回来的路上,还担心林清菡问这个问题呢,哎,只怪自己早上吹牛逼的时候太得意忘形,没有仔细观察周围环境。

“老公,你想要吗?”林清菡再次问道。

“不,一点都不想。”张玄连连摆手,“我就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什么事都让我来做,让我宠着你,惯着你,就这样好了,你千万不要什么事都听我的啊!”

林清菡被张玄说的俏脸一红,白了张玄一眼,“美得你,对了,明天中午,去爷爷家吃饭。”

对于王丛凤明天要下蛊这事,张玄早就做好准备了,点了点头,“行。”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张玄爬起床,寻思着做个早餐,等一开冰箱,空空如也的场面让张玄默默走出家门,朝菜市场走去了。

上午十点,林清菡今天并不需要去公司,特意睡了个懒觉,起床后发现张玄并不在家,她也没多在意。

刚准备去卫生间洗漱,林清菡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电话是李秘书打来的。

林清菡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李秘书焦急的声音就在电话里响起了,“林总,不好了,张先生把王子打了!”

“王子!”林清菡心头一惊,“哪国的王子!”

打王子,他国皇室成员,张玄的胆子也太大了吧,这是遇到什么事了啊!

李秘书在电话里足足沉默了五秒,才重新开口:“林总,王子是一个明星,在华夏,人气第一,是当之无愧的流量巨星啊!现在张先生已经在警局了,对方要控告我们公司,律师什么的都在警局,已经闹得一锅粥了,你快来看看吧。”

林清菡当下也顾不得洗漱了,随便嚼了块口香糖,穿了件普通便装,就这么素面朝天的往警局赶去。

Tags: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