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六点三十分。

CC接到那女人打来的电话。

[喂,维C烘焙坊吗?现在都六点半了,你们的蛋糕送没送到?]

[快了,可能在堵车,你们稍等一下,应该马上就送过来了。]

[应该?什么是应该,别找堵车为借口,7点钟之前必须马上送过来,一点时间概念都没有,早知道不找你们家做蛋糕了]

[……抱歉抱歉,马上就送过来了,我再打电话催催]

[快点!!!!!]

呼——

CC挂断电话,一阵头疼,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刁钻的客户,只能说生意不好做啊,大客户的脾气都很烦躁。

CC给赵灿打了电话,赵灿目前在顺城北路堵起在。

CC也是被那个客户给搞得心里急躁。

“别着急,还有半个小时才到七点钟,我保证七点之前准时把送到江宁大酒店,别着急。”

冬日清新软萌小女生可爱逛超市图片有点甜

“嗯,总之安第一。”

“嗯。”

赵灿挂断电话,毒药依旧堵在车流之中,怠速状态下的毒药像是一只蠢蠢欲动的猛兽,发出低沉的怒吼声,让路边的行人,周围的车辆情不自禁的望了过来。

毒药的车窗很黑,看不清里面坐的是何人。

红灯变绿,毒药缓慢的跟着车流前进,还没移动过斑马线就有变成了红灯。

CC在烘焙坊十分着急。

赵灿在毒药上听着舒缓的音乐一点都不急。

顺城北路到江宁大酒店并不远,毒药3分钟就能达到,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可说不准了,只能等吧。

也不知道为何今天顺城北路那么赌,有龟速行驶的一段距离,时间已经到了六点五十分,赵灿这才开始慌了。

CC再次打电话过来听到赵灿还堵在顺城北路,直接无语了。

又过了一分钟后,前方十字路口一辆考斯特驶过,身后跟着几辆黑色奥迪。

赵灿这才知道原来为什么这么堵,顺城南路主干道封路,因为李清泉去岭南县考察归来,所以要让行。

考斯特车上穿着黑色夹克的李清泉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路口那辆毒药,自然是知道是赵灿的。

滴滴滴!

[阿灿去哪儿啊?]

[李叔你出个行别搞得城禁行吧,下班高峰期,我都在这里等了40多分了]

[哈哈……小子你在叫我做事?]

[不敢,我就单纯的抱怨一声,我还等着送蛋糕呢,这马上要迟到了,你这让交警划个道?人命关天啊]

[……]

赵灿发完消息,手机放下。

路口交警拉开栅栏,先放赵灿这根道的车流通行过十字路口,这才有序的部放下。先放右车道,其他司机只当是分流,哪里知道这是特权。

一放行,时间刚好在六点五十五分。

嗡——

赵灿必须得加速了。

轰鸣声开始炸街,毒药不多不少刚好在限速80的车道上。

六点五十八分。

[好了,你们蛋糕店完了,我定的蛋糕没送到,按照约定,十倍违约金,我还要曝光你们蛋糕店不守承诺]

那女人站着酒店门口看着手表说道。

刚一说完,CC也看了看手表,刚要解释,CC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轰鸣声,长松一口气:“六点五十九,还没到点,我们的蛋糕到了。”

“到了?”女人不明白,倒是吃惊的望向减速驶来的兰博基尼毒药,心里一惊,这江宁还有这种神级土豪,继续张望:“没看到送蛋糕的在哪儿了?”

女人说这话的时候下意识的朝后面礼貌的退了一步,给毒药让出停车位。

毒药的轰鸣声慢慢熄灭,最后安静的停在女人跟前。

剪刀门打开。

女人好奇的望着车门。

“在这。”赵灿说。

下来一个长得很帅的男生,不过这男生好像在哪儿见过。

赵灿下车,小跑到副驾驶,打开车门,提出大大的蛋糕,朝女人露出灿然的笑容:“抱歉,刚才堵车。”

女人这才反应过来这个男生是蛋糕店的那个。

此时时间已经是七点一分,但是,并不重要了。

啊这?兰博基尼毒药送生日蛋糕?这当真是一家薄利多销的蛋糕店?女人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没事,没事,我不着急…….”

赵灿的颜值有一定灭火功能,其次是这辆天价的毒药超级熄火,直接浇灭女人的打算破骂的怒火。

如果赵灿开的是一辆五菱荣光,绝对被骂的狗血淋头,但是人家毕竟开的是兰博基尼毒药来送蛋糕啊,这排面杠杠的。

女人岂敢为了这块蛋糕给开几千万超跑的富二代发火?

不敢。

如果是一个保时捷,女人还能方式,毕竟一两百万的车没什么的,但是这种毒药,球都没几台,能开这样超跑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赵灿看出这女人眼神一直激动的盯着自己的毒药,这种眼神赵灿早已经看腻了,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只是觉得这女人提着包包不好拿蛋糕,于是说。

“呃,要不我帮你拿进去吧。”

女人迟疑一下:“那好,这边请。”

女人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赵灿很奇怪,我就是来送蛋糕的,搞得我好像是来参加生日宴会。

“你是故意的吧?”女人奇怪的表情,奇怪的问题。

“什么故意的?”赵灿不解的问。

“就是你知道是她的生日,所以故意假扮成送蛋糕的,开着兰博基尼…..对了,这是毒药吗?我怎么在网上没见过这款?”

女人望了望门口的毒药。

“哦,这是NW定制款,不上市的。”

一听这话,女人愣住了,虽然不知道NW是什么意思,但是定制款是什么,女人还是知道的,不是一般人,是没资格向兰博基尼定制毒药的,而且看着造型,完是在毒药的基础上对外观重新优化设计,女人很震惊。

走进大厅。

“赵公子……”这时候,那边的王大龙和吴刚两人正在聊天看到赵灿,笑着走了过来。

“力姐。”王大龙朝那女人礼貌的喊了一声。

“你们认识?”力姐有些惊讶。

“嗯,这位是赵灿赵公子。”

“哦,原来是赵公子,你好你好。”

赵灿:“王总你先坐会,我去把蛋糕送了再找你。”

“行!我不急,我不急,你忙。”王大龙表现得很吃瓜群众,眼神很复杂,复杂当中有带着一丝古怪的成分,好似在说赵公子你不够意思。

赵灿不解。

进入观光电梯。

“你和王大龙认识?”

“嗯,他是我朋友,怎么你们也是生意上的朋友?”

“呃……不是。”

女人用审视的目光打下打量跟前的男生,有些看不懂,他好像真的不是故意来送蛋糕的,而只是单纯的送蛋糕。不过不应该啊!毒药送蛋糕,这赵灿是什么来路?

目前还是个为止,不过力姐没问,毕竟把多认识富二代,路子也广。

“咳咳咳…..”

赵灿被这女人看的浑身难受,轻咳两声提醒对方:少妇请自重。

心里倒是苦笑,我赵灿何时成了师奶杀手了?

终于到了情景餐厅。

“这边。”

女人指着前面的包间。

赵灿点头跟上。

505包间。

推开门,是一张圆桌,围满了男男女女在吃饭,有说有笑的。

“力姐。”一个工作人员喊了一声。

力姐笑着招手:“久等了。蛋糕终于来了。”

赵灿也不多想就走上去把蛋糕放在桌上。

周围一圈的工作人员好奇的看着赵灿,有几个女生已经get到了赵灿的颜值,有几个男生已经get到赵灿手腕上的jacob腕表。

虽说明星圈子里也有很多有钱大腕喜欢玩奢侈品,但是毕竟是几百万一只表,还是让人有些震惊。

“力姐这是?”一个工作人员看出赵灿那只腕表和手中握着的车钥匙,自然了联想到了会不会是土豪粉丝。

“淘宝买的。”赵灿随意说了一句。

“…….”

赵灿放下蛋糕,抬头望向对面,微微一惊,随即露出一抹灿然的笑容。

对面一个穿着运动装,带着鸭舌帽的长发女人看到这帅哥的灿然的笑容,也礼貌的回应了一下。

赵灿这才终于知道为什么王大龙用那种不够哥们的眼神,还有这位力姐奇怪的话。

赵灿觉得好笑的摇摇头。

随即朝对面的女生说道:“原来是你生日,祝你生日快乐,事业蒸蒸日上,越来越漂亮。”

“谢谢!”女人甜甜的声音,她其实也很纳闷不知道这是什么环节,还有就是这人谁啊?是力请来的客人吗?

赵灿:“呃…….你本人比电视上跟漂亮。那个我就不耽误你们庆生,再见。”

说完,赵灿朝众人笑了笑,转身朝力姐微微点头,走出包间。

热巴很懵?这什么情况?不是客人,就单纯一个送蛋糕的小哥?

包间安静了两秒。

随即才有人问:“力姐这不是你安排的?”

力姐:“我也以为是热巴的粉丝,而且,呵呵,他是开兰博基尼毒药来送的蛋糕哦!”

“毒药送蛋糕,你确定?”

“当然,确定,呐!就在楼底下,你们从窗户往下看就能看到。”

一群人趴在窗户放下看,果真看到那辆兰博基尼毒药就停在大门口。

wow——

有人起哄。

“热巴姐,这不会不认识吧?”有人一脸坏笑的说。

“真不认识。”热巴无语中,也很纳闷这哪有开毒药送生日蛋糕的,这能不让人乱想吗?

“噢——”

“噢什么噢,别乱想,我真不认识。”

“好了好了,别胡说八道,传出去又得上热搜了。”力姐说。

除了热巴,其他人心里包括力姐,打心里是觉得此事有蹊跷,热巴不可能不认识他,一定是热巴瞒着力姐这个经纪人私下交的男朋友,等待会生日宴结束之后两人在小聚,对,一定是这样。

“这车我看到过…….”化妆师说:“我之前在刷短视频的时候刷到过这辆车,听说车主是一个年轻人,应该就是刚才那个人了,这人是王校长和秦非的朋友。”

“当真?”

“当然是真的,之前秦非不是在微博说过,不信你们去翻。”那人又说:“总之这个人听神秘的,是个超级富豪,前段时间魔都李鸿张那套房子也是这位仁兄斥资几个亿买下来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望向热巴,要是再说不认识还真没人信。

热巴:“我真不认识,我也是第一次来宁海,怎么可能认识这种有钱人。”

“而且……”那人又说:“我之前看过有人扒他的料,说这人很不简单,不单单是王校长那种有钱,还很有背景,听说和宁立恒的孙女还交往过,后来还把宁老的孙女给甩了。”

“甩了?这……那个宁立恒,书上那个将军?”

“当然,就是那个将军宁立恒的孙女,你们说拽不拽,直接把宁老的孙女给甩了。”

“嘶!厉害啊!”

牵扯到那个层面的大人物,所有人也都更加佩服这位赵灿。

赵灿回到楼下,给CC打了电话过去,说蛋糕送到了。

挂断电话。

王大龙起身走了过来,两人一同步入包间。

吴刚特意送来一瓶茅台飞天,寒暄两句凑了面熟,见两人有事要谈,也就退了出去。

“赵公子你忒不够意思了吧,还让我去横店跑吓跑一趟,合着你和热巴认识?”王大龙开始抱怨。

“我真不认识热巴!就是我女朋友开了一个蛋糕店,我帮忙送蛋糕过来,仅此而已。”

“送蛋糕?哈哈……兰博基尼毒药送蛋糕?”

“真的,我刚才看到她,我也很惊讶,就我两这关系,如果真的认识,我会不介绍给你?”

“这倒也是。”王大龙说:“我也是刚知道热巴来江宁林隐寺取景拍戏,诶,赵公子你看要不你帮个忙,你长得帅,帮我问问代言的事?”

赵灿摇头:“算了,我又不认识,没她也一样,又不是她一个明星。”

“哎……..”王大龙知道最近热巴爆火,不过她看不起王大龙的低端品牌,不肯代言。除非让赵灿出卖色相,赵灿有不肯,看来只有重新招人代言了。

但是这都10月底了,在熬下去省冬奥会就要开始了,好不容易拿下的冬奥会冠名项目,要是没有代言人这就尴尬了。

王大龙一时间低沉。

“我下来帮你想想办法。别想工作上的事情了,来吃扇贝,他们家的扇贝很好吃。”

“…….”

饭后,王大龙就住在酒店,赵灿出门回到毒药,瞄了一眼5楼,开着毒药离去。

“咦?还真的走了。”

“我就说吧,我根本不认识他。”

Tags: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