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者是谁?其实已经不言而喻。

   但看此时白琉璃的表情,就能够看的出来,来人一定和她有着密切的关系。

   而在这个世界上,和白琉璃有着密切关系的只有两个人,一个就是君自在,而另外一个,毫无疑问就是她的哥哥白流璋。

   没错,来人正是所有人都以为已经死掉了的白流璋。

   而且,他也正是之前出现在南洲山地深处,那个神秘.洞穴之中的神威将军。

   现场的杨琴,有些懵了,她看着此时一脸笑意的白慕风,心想这件事白慕风应该都知道,只不过他之前又为何一直都没有说呢?

   而此时此刻的白琉璃,好似已经不计较那些了,她甚至都没有出现一丝的怀疑,也没有问白流璋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像这一切,在她看到白流璋的时候,她便已经明白了一切。

   是啊,自己的哥哥和君自在同生共死那么多年,不是兄弟胜似兄弟,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只剩下一个人不会背叛君自在,那个人恐怕就只有白流璋了。

   因此,君自在又怎么可能杀死自己的兄弟,他就是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自己的兄弟。

   这一点,从君自在宁愿兵解,也不愿意看到白琉璃受到伤害一样。

   但是,白琉璃并没有升空去和白流璋说话,她知道,现在不是倾诉兄妹之间思念之情的时候。

   请叫我水果女孩

   白流璋自然是看到了白琉璃的,在他说完那句话之后,他的目光就已经落在了白琉璃的身上。

   在看着白琉璃的时候,他那冷峻的面孔,总算露出了一丝的温情。

   他的冷漠从来都是针对外人的,对待自己的亲人,他肯定不会如此。

   “我知道了!”仅仅是个字,道尽了事情的所有。

   他知道了,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的意思是,无论是仙界还是在下界,发生的一切,他白流璋都知道。

   而且,这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目光在白琉璃的身上停留了片刻之后,他的目光再次变的冷漠,转而看向那二十几名的域外强者,最后目光落在了那两名皇者的身上。

   “你们是现在滚,还是永远的留下来!”白流璋沉声说道。

   那声音里饱含着浓重的冰冷的味道,让那些域外的王者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而那两名皇者,却是眉头一皱,一脸疑惑的问道:“你又是谁?”

   他们不知道还有这样一号人物。

   他们只知道,颜率星在数千年前分层,仙界由原来的最高至尊君自在统治,而在君自在手下,还有一名得力干将,名叫白流璋。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是历史了。

   君自在死掉了,而那白流璋也在君自在之前便已经死掉了。

   如今的颜率星仙界,君家已经沦为傀儡,由几大宗门势力共同掌控。

   而他们来到颜率星的下界,就是来找四大守护者的,想要让颜率星下界臣服,光是收服了仙界的那些道貌岸然的宗门势力,是无法达到目的的。

   君自在死掉之后,只有四大守护才能够决定颜率星的未来。

   因此,他们不去仙界,直接来到了这里,第一个找到的,就是白慕风,因为白慕风是第一守护者。

   而现在出现的这个身材高大,面容冷峻的皇者,竟然比白慕风还要强势,这个人是谁?

   在他们了解的颜率星下级的势力中,并没有这样的一个人物啊!

   然而,他的问题没有得到答案。

   不,其实是得到答案了,回答他们的是白流璋手中方天画戟。

   那方天画戟看上去比之前妖帝亚丹使用的方天画戟还要高出几分的威能,他一出现,那种冰冷的气息便已经开始蔓延。

   那种寒冰之力,在空气中不断地渗透,甚至都能够听到那种空气被冰冻的“啪啪”声。

   那两名域外皇者稍微有一些难以接受,他们行走在宇宙之中,走到哪里不是阿谀奉承,那些人都哭着喊着要追随主上。

   这个人见到他们不仅没有好脸色,甚至一言不合就要动手,这是何道理。

   他们还好一些,毕竟是皇者。

   可是他们身后的那些王者就没有他们那么淡定了。

   只见那些王者在看到白流璋的方天画戟的时候,尤其是感受到画天戟上散发出来的寒意时,有些人竟然都开始哆嗦了。

   当然,这并不是感到了冷,而是吓得。

   “滚!”白流璋霸道无比的说出了这句话。

   “扑通”

   “扑通”

   “扑通”

   ……

   接连好几个王者,在白流璋这一个“滚”字出口之时,颤抖的身体直接支撑不住,倒地不起。

   白慕风看着此时的白流璋,脸上满意的点了点头,心中想道:“不愧是久经沙场的猛将,仅凭借这身上的这股气势,就已经将那些王者压倒一片。”

   气势,这还仅仅只是个人气势,白流璋甚至都没有释放自身的威压。

   要是他的威压释放出来的话,恐怕连那两名年轻的皇者,也都无法承受吧?

   看到自己的手下,竟然别人家的一个字给吓倒了,两名皇者脸色很是不好看。

   其中一名愤怒的指着白流璋喊道:“你这乱臣贼子,我家主上乃是……”

   “闭嘴!”白流璋大喝一声,画天戟已经高高举起。

   那个被喝止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画天戟已经来到了他的头顶。

   另外一名皇者反应稍微快一些,想要伸手将那名吓蒙了的皇者拉开,却不想还是慢了一步。

   那名还珠隔阂刚刚拉出了半个身为,话题那几已经落在了那名皇者的肩膀上。

   “噗呲”一声,鲜血飚出。

   “啊……”

   虽然避开了要害,但是他的手臂还是被斩下来。

   “你……”那皇者强忍着剧痛,阴翳的目光看着白流璋说道:“好胆,连我都敢伤……”

   他刚刚说道这里,白流璋的画天戟再次举起来,他直接选择闭嘴。

   而另一名皇者则是取出一柄长剑准备挡住白流璋的画天戟,却被一下振飞出去。

   同样都是皇器,想要彻底毁掉,可能性不大,因此,那长剑只是飞了出去,并没有毁掉。

   但是,那执剑的皇者,他的手却已经之力劈碎,手掌已经烂掉,受伤的骨头碎裂,还好有血肉连接着,并没有掉。

   “够了!”烂手的皇者伸出另外一只手,做出制止的动作说道:“我们走!”

   白流璋很不情愿的收回画天戟,然后盯着两名皇者说道:“回去告诉你你们的主上,想做宇宙之王,首先要有做宇宙之王的德行。”

   “就你们这样以强势压人,无异于强取豪夺,长此以往,玲琅宇宙必定大乱。”

   “你们可知道,这正是异界强者想要看到的?”

   “还有,在没有足够的德行之前,让你们的主上不要在颜率星露面,否则,他很难再回去!”

   说教,居高临下的说教。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也许,只有想白流璋这样无所畏惧的战将,才能够说出这般强势的话吧?

   想当初那场各方势力的瓜分会议,在君自在沉沦的时候,就是白流璋强势驾临,搞得人家大会都没开成。

   白流璋是真强势,他的强势不是装出来的,也不是依靠君自在才拥有的,他是通过无数次的沙场征战,无数次的战无不胜养成的这种霸道的性格。

   而此时的那两名域外皇者,一个失去了一条手臂,一个碎裂了一只手。

   之前那携带着优越感而来的他们,此刻却显得落寞非常。

   他们已经没有话语权了,人家说什么,他们只能听着。

   狐假虎威在白流璋面前没用,他们也就在没招了。

   “明白!”那名烂手的皇者点头回应。

   “还有最后一件事!”白流璋冷漠的瞥了一言两人说道:“颜率星上的事情,你们最好不要参合,否则,后果自负!”

   “明白了!”再次点头回应之后,那烂手的皇者,便带着失去手臂的皇者离开了。

   至于那些王者,他们理都没有理。

   当然了,白流璋也不可能对他们怎么样,毕竟,这些人来到这里,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只不过,他看着离去的两人,冷哼了一声,然后说了一句:“天命之子?呵呵!”

   这个时候,白流璋才扭头看向白慕风说道:“多谢你了,没有让事情变得更糟!”

   此时的白流璋,又变得非常的客气,面对白慕风的时候,他就像一个后生晚辈一般。

   其实,当年白慕风对于君自在他们的帮助还是不小的。

   他虽然没有开口,但是,他却帮助君自在劝降了不少小势力,为君自在的统一之路少了很多的麻烦。

   而且,白流璋知道,那个时候白慕风的实力,绝对在君自在之上,他要是想要得到颜率星掌控权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

   只不过,人家是守护着,人家对权利毫无欲望,人家只希望四海升平,天下无忧。

   “说笑了,我是什么身份,怎么会让事情变的更糟呢?”白慕风也笑着回应。

   看到现在的白慕风和白流璋,杨琴越来越确定,白慕风绝对能够在三界之间自由来去,因为,他好像对于仙界发生的事情了若指掌。

   这可不是凭借计算就能够得到答案的。

   白流璋最后看向白琉璃,眼神又变的温柔了几分,看着爱琉璃含泪的双眼说道:“没事,一切都很好,只是苦了你了!”

   话说的简单,其实已经将所有事情说明白了。

   意思也就是说,他白流璋没事,白家人也没事,所有人都没事。

   只是,白琉璃的心里还是有些过不去。

   因为她知道,有一个人,是肯定有事!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