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玄门妖王!

此刻,那父子二人还傻愣愣的看着陈雨消失的方向,心中惊骇莫名。

这到底是啥情况啊?

从荒郊野地里捡来了一个乞丐一样的女孩子,洗了个澡就变成了个大美女,偏偏这个女孩子还是个练家子,一个人对付他们父子二人毫不费力,抱着几十斤重的大黄狗,一点脚尖就能上了两米多高的院墙,简直就是飞檐走壁啊。

尤其是刚才那丫头将手中的长枪都能扎入坚硬的墙面之中,这手中的力道是有多么强大。

如此便可以推断出,这个女孩子如果真的想要杀了他们,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啊。

一想到这里,这父子二人禁不住都有些后怕,他们这样对这个女孩子,没有杀了他们简直就是捡了两条命。

……

就在陈雨刚刚翻过院墙没多久,唐旗带着七八个暗堂的高手也已经到了村口,一行人都停下了脚步。

其中一个带着京剧脸谱的家伙,走到了唐旗身边,拱手道:“唐爷,陈雨那丫头最后消失的地方应该就是这个村子,这丫头反追踪能力还是很强的,一路之上给我们设置了不少障碍,不过在村口一处土坡处,我们还是找到了陈雨和那只大黄狗的脚印……”

唐旗点了点头,说道:“那丫头身受重伤,没日没夜的一路赶到这里,估计已经到了身体承受的极限,肯定是要找个地方落脚的,我觉得她很有可能就在前面的那个村子里面。”

“唐爷说的没错,刚才我在村口的那处土坡处看到了身形滑落的痕迹,地面上还留着一些污血,肯定是陈雨留下来的,或许她被村子里的人救走了吧。”刚才说话的那个京剧脸谱又道。

率性短发mm一人一辆火车

“前面就有一户人家,我们过去问问,今天他们村子里有没有见到一个身手重伤的女孩儿。”唐旗朝着那放羊老汉的住处一指,沉声说道。

陈雨这几天几夜没有怎么休息,追杀他的赵家暗堂的人一个个也是疲惫不堪,被折腾的不轻。

当即,唐旗带着七八个京剧脸谱,径直闯入到了村头放羊老汉的家里。

而放羊老汉和那个丑陋不堪的儿子,此刻还傻愣愣的站在院子里,看着陈雨消失的方向。

当唐旗带着那些人进来之后,那父子二人很快转过了身来,看向了他们,唐旗还好说一些,但是当他们看到那七八个带着京剧脸谱的家伙,一个个如同狰狞恶鬼一般,顿时吓的脸色大变。

“你……你们是什么人,来我家里做什么?”那放羊老汉握紧了手中的锄头,有些紧张的说道。

唐旗先是朝着院子四周扫了一圈,鼻子微微翕动,好像是闻到了什么,然后跟身后那几个京剧脸谱使了一个眼色,那些个训练有素的杀手顿时四散分开,朝着院子里的几间破房子走了过去。

“哎……你们干什么,怎么乱闯呢?”那丑陋汉子顿时上前,想要拦住那些京剧脸谱,结果被一个京剧脸谱一巴掌抽在了脸上,打翻在地。

那放羊老汉看到这些人如此凶恶,顿时知道他们不好招惹,手中举起来的锄头很快又放了下去。

唐旗背负着双手,缓步走到那放羊老汉的身边,笑眯眯的问道:“老人家,问你个事情,你们村子里今天有没有见过一个身上带伤的女孩儿?是从那片老林子里走出来的。”

那放羊老汉顿时一愣,知道他问的是谁,肯定是今天他救下来的那个女孩儿,可是看到唐旗脸上的笑容,阴森森的,他一时间也搞不清楚,对方跟那女孩儿是什么关系,万一他们知道了他们父子二人是如何对待那个女孩儿的,说不定会给自己惹上麻烦。

当即,那放羊老汉连忙摇头道:“没……没见过。”

“当真没有见过?”唐旗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真没见过……”那放羊老汉有些局促的说道。

就在这时候,一个京剧脸谱手上拿着一些破旧的衣服走了过来,而放羊老汉那个丑陋的儿子也被其余的京剧脸谱给制服了,押到了唐旗的身边。

“唐爷,找到了,这就是陈雨之前穿的衣服。”一个京剧脸谱将那衣服递到了唐旗的面前,沉声说道。

唐旗朝着那身破烂的衣服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愈加的阴寒,转而又看向了那老头儿道:“你还敢说你没有见过,那这衣服是怎么回事儿?”

“我……我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这衣服是哪里来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一看到对方这阵仗,放羊老汉吓坏了,浑身禁不住发起抖来。

唐旗朝着那放羊老汉的儿子看了一眼,旋即,一个京剧脸谱从身上抽出了一把短刀,直接就插进了那丑陋汉子的小腹之中,那丑陋汉子一声惨叫,便跌倒在了血泊之中。

“啊……我的儿子啊……你们不要杀我儿子啊……”放羊老汉看到自己儿子挨了刀,顿时吓的不行,便要朝着那丑陋汉子扑去,却被另外两个京剧脸谱给抓住,不让他动弹。

“老头儿,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那女孩儿被你们藏在什么地方了?不说,你们俩都要死。”唐旗威胁到。

地面上躺着的那丑陋汉子身体已经开始痉挛,放羊老汉顿时痛哭出声,惊恐道:“我……我说……那个女孩儿是我从外面捡回来的,给她吃了东西,还让她在我们家洗了澡,本来是想留那女孩儿给我当儿媳妇,可是那女孩儿不肯,打了我们一顿,就翻墙走了……我知道了都说了,不要杀我……”

“她什么时候走的?”唐旗眉头一挑,赶忙问道。

“就在刚才,连五分钟都没有,本来她走到了门口,不知道怎么又折返了回来,翻过了院墙走的……那女娃子好厉害,我们父子二人都打不过她……”放羊老汉如实回道。

“从哪个方向走的?”唐旗紧接着又问。

放羊老汉朝着陈雨逃走的方向一指,说是那。

唐旗点了点头,转身便走,刚一迈步,一把刀就架在了放羊老汉的脖子上……

Tags: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