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恢宏的殿宇之中,有诸多大神通者,一个个修为皆有太乙金仙,甚至有大罗金仙的实力。

其中端坐于高台之上的两名,一名乃太初圣地的主宰,现任太初圣主,另外一名周身散发出恐怖的道韵。

一丝一缕的光明之力,恍若要将整个大千世界照亮一样,如同光明中的王者,至高王者,执掌一切光芒。

“光明神主,我等如何应对唐龙的到来!”太初圣主询问道。

“如何应对,你等平常应对即可,无须过多掩饰,反而掩饰的太多,会令人觉得蹊跷的。”光明神主开口道。

他乃先天神袛之一的光明神袛,从诞生之处,便乃无上的光明神主,执掌着无量光明大道,实力之恐怖,已经达到化境,与神帝、纯阳仙尊几乎相差无几,同样只不过至宝不如神帝与纯阳仙尊而言。

不过依旧乃青天大世界之绝巅,先天神袛的主宰者之一。

“额!”

闻言,太初圣主心中暗骂不止,本身先天神袛便将人族当做猪猡一般,而如今碰到先天神袛在自己太初圣地做客,于公于私,恐怕太初圣地都逃不掉问责的下场。

况且,这里有人族最强的年轻至尊,本身嫉恶如仇,焉能给予光明神主面子的。

“以最高礼仪接待,让几名金仙前往迎接!”太初圣主迅速冷静,发挥出自己应有的本分,随后向光明神主说道。

“光明神主,还请你暂时回避一下,不然我等皆不好做!”

无限春光窗边性感的绿萝

“好吧!”光明神主有气无力的回答道,随后心中暗自想到!

“如若不是需要利用尔等蝼蚁,你们焉能有资格进入我等的眼界!”

下一秒,光明神主隐藏自己,融入到光芒之中,连大罗金仙都察觉不到。

“圣主我们让几名金仙迎接,未免太过于不尊重唐龙,他会不会一怒之下,出手覆灭我等!”一名大罗金仙开口道。

“不会,我们以金仙迎接已经是给予最高规格,难得还想让我们亲自前往吗?”太初圣主若无其事,气定神闲的端坐于蒲团之上,开口道。

……

山门之外,直接有两名金仙瞬间达到,同时还有诸多太初圣地的少年与少女。

“轰隆隆……”

伴随着一声巨响,仙舟顺顺利利的跨越过太初圣地的防线,达到太初圣地的山门之前。

而今一看,太初圣地的气派与真仙宫截然不同,乃是两种风格,太初圣地富丽堂皇,奢华至极,一片片殿宇,数之不尽,真仙宫却殿宇稀少,茅草屋多如牛毛,只有简简单单的神禁而已。

或者,大量修士居住于洞府之内,外表而言,太初圣地乃三大圣地中最奢华的,简直独具一格啊。

“恭迎唐王!”

一声高呼之下,两名金仙境界修士,屹立于仙舟之下,等待着唐龙的降临。

“多年不见,太初圣地依旧如此辉煌!”

人未到,声先至,洪亮的声音,如同洪钟大吕一样,响彻于整个太初圣地。

“唐王过奖了?”

下方两名金仙反而恭恭敬敬的述说道,因为唐龙凭借着自身本身的实力,便可击杀太乙道果之下所有人,他们两个金仙境界修士,还不够唐龙随手一击的!

“沓沓……”

伴随着话语,一道冲天光束降临而下,直插霄汉,直冲九重天阙,硕大无比的光束照亮整个太初圣地,方圆万里都能看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当冲天光束结束之后,一条金光闪闪黄金大道铺面而至,蔓延到真仙宫的山门之前。

伴随而至的,乃是一名少年,他很年轻,年轻的让人难以接受,看模样只有几十岁或者刚刚成年的模样。

他的面容更加举世无双,面若刀削,菱角分明,精致的五官,宛若世间大师最出色的杰作,丰神如玉,神采飞扬。

他身着一袭白衣,黑发飞扬,宛若一道黑色的瀑布悬挂于肩膀,步履之间,平稳至极,但依旧给予人一种错觉,仿佛他的每一步,都踩踏在众人的心间,与心脏的搏动一模一样,一时间令人冷汗直冒。

恍若之间,看到一尊无上仙帝降临世间,仙气氤氲,超脱于尘世间,凌驾于众仙之上的无上仙帝。

背后异象显化,头顶有仙凤盘旋,周身有真龙缠绕,背后更有白虎降世,左右更有玄武鲲鹏,异象通天,让人不敢直视。

“此子自成一家,已有无敌之威,如若不趁早除去,恐怕日后将是先天神袛与先天神魔的心腹大患!”虚空中光明神主暗自想到。

“嗯?”

突然,唐龙似笑非笑,向天穹某一个方向瞟了一眼,随后龙行虎步的向前迈进。

“果然,这些年轻至尊根本难以对付啊。”光明神主暗自想到。

刚才一瞬间,他自己露出杀意,便被感知到了,他可不认为唐龙这属于巧合。

要知道是别人,或许光明神主会认为是错觉,但面前的这一个少年,可有诛杀一个军团与数十名仙王的辉煌战绩,如若毫无本身,恐怕永夜恒沙的仙王早已将其斩杀,还会轮到他。

况且,光明神主有自知之明,他一个人面对几名永夜恒沙的仙王,或许可全身而退,还可有辉煌战绩,但如若正面交锋,与几十名仙王厮杀,自己必死无疑。

后面,紧跟着雪女仙子与太和道君、杨荣、杨博等等,他们当中有一些是挑选而出的天才中的天才,拥有着可怕的实力。

所以才带他们一同前来,认识认识同阶的天才们,也让他们磨练一下。

“唐王请!”

一名金仙恭恭敬敬的邀请道。

在此之前,或许他还曾经俯瞰过唐龙,而今他只有永远被唐龙俯视的命运。

因为,他的天赋远不及唐龙,而今的他,连对唐龙出手的勇气都不具备。

毕竟,他们之间的差距摆在面前,唐龙在他面前,恍若一座太古神岳,可望不可及。

而自己却像一个渺小到不能在渺小的蝼蚁,与唐龙想比,如同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Tags: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