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逸见她还敢提‘羽幻霓裳’,气到肝颤,冷笑一声:“要不是你把她赶走,别说什么‘羽幻霓裳’,‘锦云’都是你的,你想要穿什么就穿什么,她巩织算是什么东西?”

李婧染想到采尼就是沈晞,哭的更厉害了,伤心痛苦又带着无尽的绝望愤怒:“老公,她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也看到了,那个狠毒的臭丫头,她没有心啊,她的心就是石头做的,我是她亲妈,我可是她亲妈啊!”

事情怎么会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

不该这样的啊!

沈晞就是采尼,怪不得她一直对她避而不见,怪不得她不管花多少钱,她都不同意做她的造型师。

她一直想不通是为什么,现在她终于明白了,那个臭丫头,她的心太狠,太毒了,她就是要气死她,就是要给她难堪,就是要报复她啊!

苏逸从过来,就听着她一直哭,烦透了:“哭哭啼啼的,你还有脸哭,她变成这样,还不都是因为你。”

李婧染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本就受够了屈辱,还被老公埋怨,想死的心都有了:“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吗?你不是也没有关心过她,她要进娱乐圈,去求你的时候,你对她说什么了?”

“我说什么了,还不都是因为你在我面前吹枕边风,说她这不行那也不行,什么都比不上婉婉,不在意她,把她当外人,她才会变成这样。”苏逸推卸责任倒是第一名。

“我把她当做外人,那你呢?你把她当成是你亲生女儿了吗?”李婧染羞愤交加,绝对不会允许他把屎盆子都扣在自己头上:“苏逸,你现在开始怪我了是吗?当初你不是也跟我想的一样吗?把她赶出去,跟她签了买断血缘合同的可不是我,是你!”

“李婧染,那个时候,是你口口声声要我把她赶走的。”苏逸咬牙切齿,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你后悔了。”李婧染勾唇,笑得诡异阴森:“那你去接她回来啊,你现在就去找她,你看看她会不会跟你回来。”

清纯美女春天唯美写真

这个男人,她一直以来都觉得他是最好的。

那是因为没有什么大事发生,现在她总算是看明白了,在他心里,谁都不重要,他的面子,苏家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我会的。”苏逸已经平静了下来,看着她,一字一顿的道:“你也给我好好准备准备,跟我一起去沈家,把我们的女儿给接回来。”

沈晞就是采尼,江吟的徒弟,娱乐圈赤手可热的天才设计师,明星们争相追捧的天才造型师,如日中天的高奢品牌‘锦云’真正主人。

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荣耀,原本都该是属于他们苏家的,属于他的。

李婧染嘲弄的笑出声来,低低的诡异的笑声,像是打从地狱深处传出来一样。

她好笑的看着苏逸:“沈晞那个臭丫头,她能这么对我,丝毫不念及一点骨肉亲情,你以为她会跟你回来吗?“

他可真天真,男人都这么天真可笑的吗?

Tags: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