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按照常规的剧本来演绎,主角遭到反派的欺压,这时候就该跳出来主角的靠山或盟友,利用靠山盟友的强大背景碾压反派,制造装逼打脸的快感。

但是,现实往往不尽如人意。

当桃花岛王药师携着几个西装男出现,并且其中一个西装男的身份完凌驾于这群社团混混之上,按理说,此刻最适合给宋澈装逼打脸的舞台。

偏偏,无论王药师还是西装男,都明确的要袖手旁观,甚至,西装男还因为七弯八拐的关系,在连起伙来给宋澈施压!

而壮汉听到了西装男的表态,更是有恃无恐,气焰再次膨胀起来,冷笑道:“你死定了!”

如果不是国语水平有限,壮汉估计还得再冷嘲热讽一通。

但宋澈也不是吃素的,再次加紧了锁喉,令壮汉只能发出疼痛的闷哼,寒声道:“无论是在华夏还是在韩国,我想走的路,还没人能拦得住。”

即便形势不妙,宋澈也不是太担心。

或许这些人的背景来头不小,那他大不了拍拍屁股从这离开后直接去大使馆报道。

以他在国内的身份地位,而且又是占理一方,绝对能身而退回国。

“就是可惜了,王药师,本来还准备助你一臂之力呢。”宋澈讥笑道:“这件事,我回头一定得在群里面好好跟大家说一说,不是我不想偿还你的人情债,而是韩国的待客之道实在让人望而却步啊。”

王药师的那张木讷面孔,终于有了些许的波动,大概他也在权衡是不是应该保住宋澈。

蓝色天台

那个西装男皱皱眉,问王药师:“王医生,你找的这个助手很重要?”

因为王药师一开始就说宋澈是他请来的帮手,以至于西装男还以为宋澈充其量就是一个打下手的助手角色。

而且宋澈又这么的年轻稚嫩,西装男想当然的以为宋澈只是一个刚从学校毕业没多久的初级医生。

为了区区一个菜鸟医生,他根本无需留面子,更不用指望宋澈能助王药师解决他老板家的麻烦。

王药师又看看宋澈,轻轻点头:“目前来看,他挺重要的。”

西装男想了想,决断道:“那就先把人带回去吧。”

接着,西装男看着宋澈手下的壮汉,道:“你先放了他,如果你能协助王医生解决这个差事,我会帮你的。”

“你们韩国人是不是普遍都很自大,我又不欠你们半毛钱,你凭什么能对我发号施令?”宋澈嗤笑道。

西装男的脸色一凛,阴恻恻的道:“那你是要找死了。”

话音刚落,巷子口传来了急促的警笛声。

接着,冲进来几个韩国警察,嚷嚷了几句。

于佳音担心宋澈听不懂而吃亏,就翻译道:“警察说,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人斗殴,还有枪声……”

说到枪声,于佳音蓦然心头一动。

刚刚在宋澈硬撼壮汉的那一刻,巷子里突然爆出了一阵枪响,以至于壮汉和混子们都呆愣了一下,进而给宋澈抓到了逆袭的机会!

但是,巷子里明明没人开枪啊,这枪响到底是从哪传来的?

宋澈微微一笑:“你告诉他们,斗殴是存在的,而枪声,是从我这里发出来的。”

说完,宋澈做了个古怪的口型,顿时爆出了惊心骇人的枪响声!

除了朱邪,大家都被吓了一跳,那几个韩国警察更是拔出了手枪,警告宋澈投降。

于佳音则立时明白所谓的枪响,是宋澈用口技模仿出来吓唬人的,连忙跟韩警们解释了一番。

那几个韩警听得惊疑不定,和大家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宋澈的嘴巴。

当宋澈又重复做了一次口技,大家方才醒悟过来,也更加的惊诧。

被锁喉的壮汉想明白之后,别提有多憋屈了。

闹了半天,他是被宋澈给忽悠了!

那几个韩警嘀咕了几句,接着又开始呵斥宋澈。

“他们让你先把人放了。”于佳音继续翻译。

“放人可以,但你告诉他们必须保障我的安,我是华夏知名医学专家,是受官方委派来韩国延世大学附属医院进行交流学习的,如果我有什么人身意外,很可能会引发外交纠纷。”宋澈开始拉虎皮作大旗了。

人在异国他乡,眼前的局面扑朔迷离,谁能保证,韩警不会拉偏架呢。

既然王药师明显靠不住,那不如自己亮出背景吓唬人!

当于佳音给那些韩警做翻译的时候,宋澈就松开了手。

壮汉挣脱开来之后,扭头对着宋澈露出残忍凶恶的笑容:“你还是一个骗子,从华夏跑到韩国,以为虚构身份就可以招摇撞骗了,你这个年纪,在韩国顶多就是给人做这里的手术,居然有脸说自己是专家。”

说着,壮汉指了指自己的下身某部位,意思是宋澈顶多就是够资格做切包皮手术。

那几个韩警自然也不大相信宋澈所说的背景,又很不客气的训斥了几句,甚至还想要动手。

于佳音连忙劝阻了几句,对宋澈道:“他们让你拿出护照证件。”

宋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护照递了过去。

那几个韩警接过翻看了几眼,用生硬的国语嘟囔道:“宋……澈……”

闻言,西装男的眼神一闪,也将头凑了过去,看清姓名之后,又仔细对照了一下宋澈的小白脸。

“你叫宋澈,还是医生……”

西装男低语道:“等等,你刚刚说你是华夏知名的医学专家,你是在华夏哪个省工作的。”

“东江省。”宋澈淡淡道。

这一下,西装男忽然呆滞了,脸色阴晴变幻了一阵,陪着小心又问道:“那么,金宰亨教授,你认识吗?”

“认识,手下败将。”

“……”

西装男吞咽了一口唾沫,再不复先前的牛比轰轰,反而有些恭顺了起来,甚至是含着敬畏的意味。

“您、您就是华夏那个天才医生,研制出了治疗埃博拉病毒的药物,还解救了南非钻石矿场的大劫案。”西装男的声线都在发颤。

于佳音的嘴巴则直接变作了“O”型,心里面有太多太多的问号了。

这个腹黑城府深的小白脸,居然是曾经声名大噪的华夏天才医生?!

宋澈忽然笑了一下。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韩国居然那么出名。

看来,装逼打脸的剧本,还是能够上演了。

果然鲁迅说得没错,打铁还需自身硬,装比也还需自身牛!

Tags: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