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宇虽然也不能算是什么好人,但自认这种事情还是干不出来的。

当然,从常凡和王向贵的角度来说,这也算是自救。

就像几个人同时落到海里,每个人都会争先恐后地争抢唯一的救命木板,甚至不惜将同伴踹进水里淹死。

然而在李天宇看来,这两个人如此做,也是过于卑鄙了。

这也并不是什么生死攸关的事情。

在座的几个人全都是大老板,大富豪,把钱赔光了是很难受,但比较起来失去了信誉,对商人来说是更加致命的打击。

虽然有个说法叫“无奸不商”,但那是对小商小贩来说的,商人的地位越高,信誉也就越重要,要不然就是无根之木,很容易就会倒台,而且压根就不可能做得有多大。

所以这两个人也算是喝出去了。

再看一直为艾保权说话的袁洪济现在也是沉默不语,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刚才王向贵说过了,他们也准备了袁洪济的合同。

不是王向贵和常凡好心,他们是想将袁洪济也绑上这条贼船,到时候也可以分担几分骂声。

袁洪济如果不蠢的话,完全可以顺着这两个人的意思去办。

火车站台前爱摄影的清纯美女

虽然到时候袁洪济也不免落得个落井下石,卖友求荣的坏名声,但程度上要比王向贵和常凡要轻得多。

没错,这也算是主犯和从犯的区别,袁洪济是被人强行拉下去的从犯,最多相当于判个三两年就出来了。

而王向贵和常凡的罪恶要重很多,这样做在商界的名声就坏了,以后也不会有太多人会选择跟他们深入合作。

当然,这两个人如此狡诈,也有可能会留有后手,比如逼着艾保权签个保密协议什么的。

但艾保权又不是傻子,这种合同想必看都不会看,更别说要去签名了。

不过王向贵显然不这么想,将一份儿合同扔给艾保权:“艾总,您看一下,看看您能不能接受。”

艾保权没有马上去看合同,而是抬头看了王向贵一眼:“如果我不接受呢?”

王向贵冷冷一笑:“艾总,您还是先看看再说,不能接受,咱们再谈,反正现在我们大家都没什么事情,就算在这里多耗一些时间也没问题。”

艾保权也冷冷地盯着王向贵和常凡:“我明白了,你们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不签这玩意儿,你们就不走了,对不对?”

王向贵没有言语。

常凡则面露尴尬之色,小声说道:“艾总,您别这么说,大家都不容易。”

艾保权呵呵一笑,虽说没有明说,但意思就是说“跟老子比起来,你们那点儿不容易算个球。”

不过,艾保权还是稍微看了看合同的内容。

跟几个预想的不同,艾保权看合同的时候脸色一点儿变化都没有,就像是在总裁办公室里看一份普通的部门周报似的。

当然,艾保权是谁?多年处于高位,心理素质极强,只要他不愿意,那旁人绝对猜不到他的真实想法和心情。

片刻之后,艾保权看完了,将合同扔到了桌子上。

接着,艾保权将已经凉了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拿起茶壶,给自己的杯子里续上水。

王向贵和常凡互相看了一眼。

虽然都没说什么,但两人的眼神中全都透着几分焦虑。

艾保权到底在想什么?

艾保权会不会答应两人的要求?

李天宇也看了看艾保权,感觉自己以前还是小看了这老小子的实力。

艾保权能成为商界最顶尖的人物,那城府可不是一般的深。

王向贵和常凡再着急,现在也不敢逼艾保权表态。

真把他惹生气了,来个鱼死网破,对谁都没有好处。

过了一会儿,艾保权终于开口了:“这样的合同条款,真亏你们能想得出来。”

王向贵:“艾总,我们这也是没办法,要不然不会拿出这样的东西。”

常凡:“对对,我们真没办法了,走投无路了,希、希望您能理解我们。”

艾保权冷哼了一声:“理解你们?我理解你们,谁特么理解我啊!?”

常凡:“艾总,您消消气,别气坏了。”

李天宇呵呵笑了起来:“是啊,艾总,您气坏了,就没人给他们签字了。”

王向贵冷冷地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艾保权一听,拍了桌子,发出了巨大的响声:“王向贵,你特么说的什么废话!怎么没他说话的份儿了!?”

王向贵怔了怔,没想到艾保权会因为李天宇发这么大的脾气。

不过王向贵再怎么生气,也不敢再说话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让艾保权把那份合同签了,其它的事情都是特么的小事儿。

此时,会议室的气氛颇为沉重。

李天宇就算没看那份合同,也大体能猜出上面的内容。

无非就是一份儿免责协议。

因为当初开发新马城市地块,是非常非常庞大的工程,所需要的资金了民是海量的。

爱华地产集团虽然是个超大型企业,但也不可能负担得起这样大的项目。

关键集团在国内,以及其它国家地区还有项目,比如东螺湾填海项目,也需要大笔大笔的资金投入。

当然,爱华地产集团的资金操作能力也很强,除了在各大银行可以贷到款外,还可以从其它渠道吸引资金注入。

别人也不会凭白无故地把钱借给了你爱华地产集团用,必须得有保证,所以就签下了所谓的对赌协议。

如果新马城市地块项目无非如期开工,那爱华地产集团就要赔偿那些投入资金的投资人和银行海量的钱款。

这些赔偿款足以把爱华地产集团压迫到破产。

而爱华地产集团的几个主要大股东就首当其冲,需要负担赔偿义务了。

包括艾保权以内,王向贵、常凡和袁洪济全都在对赌协议上签了大名,所以是实际的责任人。

而常凡和王向贵搞出来的合同,是要求艾保权承认他们三人在对赌协议中是没有责任的,在爱华地产集团破产后,不用再进一步追加赔款。

可以说这是相当歹毒的合同,等于让艾保权充当弃子和炮灰,保全他们的的财产安全。

这样的东西,艾保权当然不可能答应了。

不过王向贵和常凡也在合同里面写了一些东西,算作是对艾保权的补偿。

是什么补偿呢?

无非就是出钱呗。

这时,王向贵说道:“艾总,我们也是尽力了,每个人拿出一个亿来给您救急,这些钱不会计入爱会地产集团的财产,艾总,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艾保权又不是个傻子,当然明白。

王向贵的意思,就算是未来爱华地产集团真倒掉,艾保权也不至于最终变得身无分文,走头无路。

至少还有王向贵、常凡和袁洪济施舍过来的三个亿活命。

三个亿软妹币啊,对于普通人来说是难以想象得财富,就算对于富人来说,也绝对不是一笔小钱。

艾保权如果精力再旺盛一些的话,没准还能靠这三个亿东山再起,再创辉煌呢。

当然,这是在袁洪济同意的情况下。

如果袁洪济不同意,艾保权就只能拿到两个亿了,吸引力直接降了一个等级。

这也是王向贵和常凡把袁洪济拉进来的原因之一,人多力量大,钱多好办事儿嘛!

常凡看艾保权没有说话,便说:“艾总,这一个亿您也别嫌少,我们也确实无力承担更多了,要不然还会再加一些的。”

艾保权看了常凡一眼,心里骂开了花,我信你个鬼,你常凡在国外经营垄断行业,一两个亿根本就是不痛不痒,净在这里哭穷!

艾保权呵呵笑了起来:“你们真以为我会接受这样的条件?”

王向贵:“艾总,您是什么意思?你也表个态吧?”

常凡:“是啊,艾总,有什么想法您就说出来,一切都好商量。”

李天宇可以想象出此时艾保权的心情,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但其实一定非常绝望。

比起项目失败,被同伴或者战友抛弃,那才是最凄凉的。

不过,艾保权跟一般人毕竟不一样,他冷冷地看了王向贵和常凡一眼,缓缓说道:“我说两个条件。”

王向贵和常凡都是面色一喜。

他们怕的是艾保权完全不答应,死活不签字。

现在艾保权说要谈条件,那当然就是好事儿了。

只要肯谈,那就是有希望了。

常凡:“艾总,您说吧,我们听着。”

王向贵也是皮笑肉不笑地说:“是啊,我们过来,就是为了跟你谈条件的。”

李天宇也很好奇,艾保权会说哪两个条件。

艾保权显得非常冷静,淡淡地说道:“第一,你们把钱提到五个亿。”

王向贵和常凡脸色一变。

五个亿!?

艾保权好大的胃口,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不过回过头来一想,如果艾保权不答应签字,他们几个就要赔得底裤都没了,五个亿比起来也不算多了。

而且算上袁洪济,他们有三个人,五个亿倒也不难凑到。

王向贵:“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艾保权轻轻地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说道:“你们就此退出董事会,无条件的。”

王向贵和常凡怔了怔,一时没有明白艾保权的意思。

常凡看向了王向贵:“……无条件的?”

王向贵面色一变:“你是说,让我们放弃爱华地产集团的所有股份?”

艾保权呵呵笑了起来:“对,所有的,你们必须全都放弃,不能带走分毫,而且还要立即从董事会里除名!”

李天宇心想,艾保权确实够狠。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既然他们这么想退出,那就要退得彻底一些,不能跟爱华地产集团有任何瓜葛了。

王向贵和常凡非常为难。

他们可是爱华地产集团的大股东,手里握着相当多的集团股份,这些股份的市值就达到了几十,甚至上百个亿。

说扔就扔,能不让他们心疼嘛!

王向贵闷闷地说;“艾总,您这样可不厚道了。”

艾保权瞥了王向贵一眼:“我不厚道?你还有脸说这话?”

王向贵被这句话怼得没脾气。

他们确实没资格说什么“不厚道”,毕竟缺德在在先嘛。

常凡苦笑着说:“艾总,咱们再好好商量一下,这可是大事儿……”

艾保权淡淡地说:“这还有什么好商量的,你们可以不接受,那就跟着我一起履行对赌协议,怎么说来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现在哪还有什么“福”可以同享啊,分明就是“难”,而且还是“大难”。

王向贵和常凡对望了一眼,有时有些犹豫不定。

王向贵忽然咬了咬牙:“行,我愿意放弃爱华地产集团的股份,所有股份!”

常凡脸色一变:“王总!你确定吗!?”

王向贵摆摆手:“这还有什么不确定的,爱华地产根本就留不住,只要暴雷的消息一传了出去,股份就是废的!留着还有什么意义?”

王向贵的话说得相当现实,但也很准确。

常凡也只是挣扎一下,很快就想通了:“好,艾总,我也答应放弃股份!”

这两个厮是铁了心要跟艾保权分家了。

艾保权又看向了袁洪济。

王向贵和常凡也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袁洪济身上。

王向贵:“老袁,你说话啊,就差你表态了。”

袁洪济却冷冷一笑:“我表什么态?”

王向贵面色一变:“放弃股份啊!”

常凡:“袁总,及时脱身才明智!快做决定吧!”

袁洪济摆摆手:“别拿我跟你们相提并论,我不会放弃爱华地产集团的股份的,当然,这合同我也不会要求艾总去签。”

王向贵和常凡完全傻在那儿了。

袁洪济这是疯了?

他要跟艾保权共存亡!?跟着爱华地产集团这艘大船一起沉!?

李天宇打量了袁洪济几眼,

不得不说,这个人还真是挺够意思的,不得不给他竖起大拇指,点个赞了。

王向贵:“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袁洪济眉毛一挑:“我确定啊,你们要退,那是你们的事儿,别想硬拉上我!”

艾保权感激地看了袁洪济一眼。

要怎么说,患难见真情呢!

Tags:
头像

admin